本人大学毕业,身高一米七零;
  虽非窈窕淑女,也属婷婷玉立;
  在家熟读诗书,在外通情达理;
  古今圣贤之士,均在脑中铭记;
  课程较为繁重,专业自控原理;
  喜欢精美建筑,辅修楼宇设计;
  办公软件出色,英文通过四级;
  学科涉及面广,捎带地产电力;
  留心时尚精品,爱好民族乐器;
  获得会计证明,算帐不成问题;
  团队干部大会,通过先进评比;
  年终德育排名,巾帼榜眼班里;
  四年分数优秀,申请保研学习;
  无奈名额有限,枉然良好成绩;
  扩招政策不赖,公费数量太低;
  失业家庭子女,哪有更多纸币?
  离校找到差事,心中满生欢喜;
  签订一纸协约,三月试用时期;
  工作即将转正,爆炒鱿鱼虾米;
  老板对此解释,更换新鲜空气;
  从此四处奔走,各大招聘会议;
  并非专业冷门,实则单位挑剔;
  穆帅临危授命,木兰能披军衣;
  如今现代社会,歧视半边天地!
  邻居发小朋友,已成傍款小蜜;
  从此养尊处优,衣服只穿O.N.L.Y.;
  吾非贪享之辈,但也所思匪夷;
  寒窗与之脸蛋,难以并论相提;
  是我能力太差,还是别人嫌弃?
  就像板凳队员,苦座无球可踢;
  眼看光阴离去,时间耽误不起;
  感叹本科文凭,无奈当今世纪.